当前位置:保险丝健康儿子没蛋蛋,女儿长鸡鸡
儿子没蛋蛋,女儿长鸡鸡
2022-07-10

彭新祥(化名)夫妇系织金县人,10多年前,两夫妇便来到安顺市务工。两夫妇有两个孩子,一个是儿子大双,另一个是女儿小双(均为化名)。可是,他们的“大儿子”出生后不久被发现少了两个“蛋蛋”,“小女儿”降生后不久,又被发现长了个“小鸡鸡”。

1998年,儿子大双2岁那年,家人突然发现,大双没有“蛋蛋”。后彭新祥夫妇将大双带到安顺市人民医院检查,经诊断:大双属双侧隐睾,体内有子宫。医生说孩子为罕见的两性人。

1999年,女儿小双出生。但就在她一岁多时,彭祥荣夫妇又发现这个孩子“不对劲”,下身竟长了一个盘曲的“小鸡鸡”!后经医院诊断,小双属双阴囊空虚,双侧睾丸缺失,先天性尿道下裂,双隐睾。

彭祥荣与妻子不属近亲结婚,夫妇俩双方的家人中也没有人害过这种病,不知为何这种厄运就降到了他们的头上。专家解释,“兄妹”俩这种情况均属两性畸形,是由于胚胎或胎儿在宫腔内接受了过高或不足量的雄性激素所致,经诊断明确后,应根据患者原社会性别、本人愿望及畸形程度予以矫治。

昔日“兄妹”变成“姐妹”

报纸刊登了“兄妹”俩的故事后,一位远在澳洲的华侨谢树明出资5万元人民币,为这两“兄妹”做变性手术。入院后,经过院方一系列的检查,“两兄妹”被诊断为“女性假两性体”,另外,其中的“染色体检查结果”显示,“两兄妹”的染色体都是“46,xx”。医生介绍,从生物学的角度讲,做了6年的“兄妹”其实是一对姐妹。手术方案确定后,“两兄妹”成功接受了阴蒂成形术,回到安顺开始了她们的新生活。

手术前,一直以“哥哥”自居的大双其实生性腼腆、温顺,是一个女孩子的性格,“妹妹”小双说话做事风风火火,倒像是一个男孩子。

第一期手术后,做了6年的兄妹变成了两姐妹。最开始时,大双不习惯,还有些抵触。在重庆做完手术后,父母分别为两姐妹买了一套漂亮衣裤,小双满心欢喜地将新衣穿上了,但大双却将衣裤丢在一边,她撅着嘴说:“我是男孩子,我才不穿姑娘的衣服呢。”

从重庆回到安顺后,鼓新祥夫妇开始为大双蓄发。期间,由于头发蓄长后感觉不方便,大双多闹着要将头发剃掉,都被父母制止。为了两姐妹的健康成长,当年,彭新祥夫妇在户籍性别一栏,将大双的性别从“男”改成了“女”,同时,两夫妇还为已读二年级的大双转了学校。去新学校报道前,两夫妇专门向大双交待,今后在外上厕所,要改为进女厕所了。随着时间的增加,大双已渐渐适应了自己从一个男孩子向一个女孩子的角色转换,同时,在小双的心里,大双作为“哥哥”的身份开始模糊,取而代之的,是小双逐渐接受了大双这个姐姐。

手术后的这5年来,两姐妹每天朝夕相处,学习之余,她们都会帮助家里做家务,从扫地、洗衣服到做饭做菜,两姐妹都是一把好手。

二期手术缺钱,愁煞父母

今年,大双14岁,已进入初中二年级,小双11岁,目前在读小学五年级。按照医嘱,两姐妹接下来还要做二期手术,即阴道成形术,这要待两人进入青春期后才可施行。专家解释,两姐妹的手术之所以要分两期,是因为她们体内雄性激素水平长期偏高,子宫、阴道发育差,待她们补充糖皮质激素后雄激素水平降低,女性生殖系统得到进一步发育,再施行阴道成形术成功的几率要大得多。

“其实两个孩子早都到了青春期,但是我们没有钱带她们到医院去。”彭新祥夫妇一提起此事,满脸愁容。目前,两姐妹已渐渐长大,并先后进入青春期,已到了做第二期手术的时候。但由于拿不出钱,两姐妹的父母再次陷入困境中。

日本a业界制度健全男女优受访亲述拍片感受

半百男子乳.房重达10余斤手.术拿掉“胸器”

5名无业青年轮奸发廊女子强拍裸照

裸身抬车“力量哥”暴红

男男同志小说:放肆的青春

中国性爱高潮叫床声集锦

(责任编辑:zxwq)